国际体育赛事纷纷因疫情取消!记者亲述:最近发生了什么

0

3月20日凌晨,摩纳哥汽车俱乐部(ACM)官方宣布2020年第78届F1摩纳哥大奖赛取消,这是自1954年以来,F1摩纳哥大奖赛首次停办。这或许与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于3月19日确诊新冠有关。摩纳哥亲王是全球首个被确诊的国家元首。

而上周,F1澳大利亚墨尔本站在临比赛前一刻宣布取消。作为本届极少数进入赛场的中国记者,柯以功接受了华闻君的采访,讲述了当时的状况。

有着超过10年F1报道经验的柯以功说,这次F1之行从启程开始就出现波折。他原本计划直接从国内前往澳大利亚,然后再继续参与报道巴林和之后的F1比赛,但由于澳大利亚从2月1日起,禁止14天内从中国出发或中转的旅客入境(无论什么国籍),所以他不得不选择“曲线救国”,提前半个月去往日本,在日本停留15天后,再从东京出发抵达墨尔本。

3月10日,柯以功抵达墨尔本,担忧却与日俱增。当时,意大利已全面爆发疫情,开始封城,德国、法国感染人数也在迅速增长。F1作为一场全球化的赛事,大部分车队车手和工作人员均来自欧洲,最著名的法拉利车队就来自疫情最严重的的意大利伦巴第大区。

虽然在赛事官方和各个车队的采访环节中,大家都关心赛事是否会受疫情影响而取消,因此,关于比赛被取消的传言也一度甚嚣尘上,但赛事的防护措施却很松散。

柯以功看到,比赛现场除了提供免洗洗手液,贴出标语提醒大家勤洗手、少互相接触之外,没有任何其他防护措施。全天佩戴口罩的他,成为了那个十分“特别”的人。

“我被老外同行拍了无数次,甚至电视转播团队都追拍了我三四次。”柯以功有些无奈地说。从拍摄赛事的人成为被拍摄的对象,他收获了无数好奇的目光。

“有外国记者跑来问我是否还好,我简单和他们交流了一下这个病毒的麻烦之处,提醒他们戴上口罩可能会更好地进行防护,但他们似乎并不在意,仍然没有戴上口罩,只是大家见面不再握手,不再拥抱,只是碰拳、碰脚、碰胳膊。 ”他说道。

和大部分欧美国家一样,似乎大家对病毒的危害理解不同,对如何防御病毒的认知也不同。 不过柯以功认为自己并没有受到任何歧视。 “其实无论是赛场内还是赛场外,城市里、大街上,大家都很友好,只是当赛场里几乎没人戴口罩时,就显得我反差特别大。 而在墨尔本市内 ,亚裔群体戴得比较多。 ”

预感最终变成了现实。3月12日晚间,迈凯伦车队成员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随即车队宣布退出,这无疑成为了导火索。接下来国际汽联、F1官方与各车队代表连夜商议,最终决定取消比赛。

这一决定,在正式比赛的两小时前发出。此时围场内已经聚集了很多赶来观看比赛的车迷和观众。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难掩失望。

但对于这个决定,柯以功并不感到意外: “之前就有想过,但 2 月下旬出发前觉得还没有取消,那么取消几率不大了,澳大利亚至少从数据上看控制得还不错,但没想到欧美国家疫情爆发太快。取消是明智的, 也是必要的。 ”

▲F1发布取消比赛声明时,赛场内已经聚集了大批车迷和观众。(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根据F1官方最新消息,F1和FIA已经取消了澳大利亚大奖赛,并延期了巴林、越南、中国三站比赛。柯以功表示接下来会在澳洲停留几日,再回国依照规定和要求进行隔离,“万事安全第一。”他说。

F 1赛事取消或延期只是冰山一角。 原本,2020年应是一个热闹的体育大年,欧洲杯、奥运会都将于今年举办,然而在如今严峻的疫情形势下,一系列重量级赛事纷纷按下“暂停键”,世界体坛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

根据检测,欧洲足坛已有多名知名足球运动员、教练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包括意大利尤文图斯队员鲁加尼、德乙球队汉诺威后卫许伯斯、阿森纳队主教练阿尔特塔等。最严重的,是伊朗一名女子五人制足球运动员因新型冠状病毒去世。

截至目前,意甲、西甲、英超、法甲、德甲五大联赛史无前例的同时暂停,欧足联下的欧冠和欧联赛事也悉数延期。计划在欧洲多城举办、四年等一回的欧洲杯则在3月17日宣布延期到2021年夏天。

另一影响力巨大的赛事——NBA也难逃此“劫”。3月12日NBA官方发出声明,宣布赛季余下所有比赛暂停,联盟进入停摆。起因是在犹他爵士和俄赫拉荷马雷霆的比赛前,爵士队的法国球员戈贝尔核酸检测呈阳性,确诊新冠肺炎,比赛当场取消。

戈贝尔的队友、后卫米切尔随后也被确诊阳性。3月18日,篮网球员凯文-杜兰特确认感染。3月20日,洛杉矶湖人队宣布队内有两位球员确认阳性。至此,NBA已有9人确诊。

原定于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的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不得不取消,世界短道速滑锦标赛推迟;国际田联12项赛事延期、6项赛事被取消;国际体操联合会声明取消德国斯图加特站世界杯赛,并推迟意大利、卡塔尔等地的赛事;网球方面,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和迈阿密大师赛相继取消,ATP和WTA宣布赛事停摆至6月;世界羽联在全英公开赛之后的14站国际比赛全部暂停。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因疫情影响不得不延期、取消的国际重要赛事已接近60项。

赛事的停摆,意味着体育产业链上相关联的一系列巨额收入化为泡影。除了观众门票的核心收入,周边产品及旅游收入会大幅减少,广告万博体育网页版登录注册、转播费以及媒体收入更是难以估算。

以NBA为例,据美媒推算,现在每支球队本赛季主场常规赛还剩余9场,而每场比赛门票收入约在200万美元左右,这意味着30支球队仅门票收入将减少5.4亿美元,这将让下赛季球员 工资帽 下跌800万美元。

作为商业运营成熟的 NBA 联盟,除球队门票收入外,其核心收入还包括媒体转播版权及商业赞助。 停赛后对于赛事转播权的处理目前暂无好的方案。

NBA与TNT和ESPN自2016-17年赛季开始签约了为期9年共240亿美元的转播协议,年均近26.7亿美元,一旦赛季取消,这些损失可能将由转播商或者保险公司承担。

对于寄托无数商业回报期望的奥运会来说,取消或者延期都将重创全球的赞助商和利益相关企业。据《时代周刊》估算,目前的东京奥运会的筹备已耗资约250亿美元,是最初成本预算的4倍。如果奥运会取消,将会使日本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损失约7.8万亿日元,也就是741亿美元,这个数额将影响到日本全年GDP的1.4%。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此前表示,将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决定是否取消或推迟东京奥运会

据《纽约时报》报道,此前世界卫生组织与多位奥运会医疗官员进行了会议,期间讨论了东京奥运会空场举办的可能性,这也是目前选择按期举办比赛的一些国家和地区采取的不得已措施。比如世界斯诺克协会已决定暂不延期4月的世锦赛,但大概率会采用空场加电视及网络直播的比赛方式,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

英国《卫报》报道,国际奥委会消息人士表示,东京奥运会空场比赛的方案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奥运会不仅是比赛,还是世界体育人的大聚会。没有观众的奥运会就称不上是奥运会。”3月1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东京奥运会将不会以缩小规模和空场的形式举办。一届“简装版”的奥运会看起来似乎很难实现。

无论东京奥运会最终将如何发展,在新冠病毒面前,没有哪一个体育组织或者国家区域可以置身事外。这不仅仅是世界体坛迫切面临的挑战,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要面对的比赛。

全球疫情瞬息万变,了解最新最快实时数据,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疫情动态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