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什么没有一家能与华为竞争的公司?

0

“白宫一直在问,‘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华为在做的事?我们要达到华为那样的水平还需要多长时间?’他们似乎不明白,其实美国很久以前就已经放弃了这种能力”,美国电信行业的一位高管说道。

根据市场调查公司Dell’Oro的报告,如今华为的全球市场份额约为28%,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而且华为在全世界收获的5G合同比同行业其他任何公司都要多。

与华为水平最为接近的是爱立信和诺基亚两家来自欧洲的公司。然而在美国却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制造出类似的电信设备让人们把信号在由手机、铁塔和基站构成的网络上传递。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而且这种状况不是一天形成的。华为的市场份额已经如此之大,很多人意识到了这一状况所带来的安全问题,他们也都在问,我们的电信行业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美国电信(US Telecom)负责网络安全事务的高级副总裁罗伯特·梅耶尔(Robert Mayer)说道。

在过去的固定电话时代,美国曾享有主导地位。作为更早期垄断者贝尔系统(Bell System)的继任者,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电信设备曾行销全球。作为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研发主体,贝尔实验室(Bell Labs)声名远扬,甚至曾被称为“创意工厂”(Idea Factory)。这反映了美国当时在电信技术方面强势的主导地位。

“美国电信行业在固定电话时代过于强大,然而这对他们在移动电话和互联网时代进行转型是非常不利的,他们的转型不够坚定也不够迅速”,美国电信运营商AT&T Wireless以及Sprint两家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丹·何塞(Dan Hesse)说。

电信行业内部人士认为,美国政府和美国电信产业在上世纪90年代做出的一些选择导致了优势地位的丧失。1996年,美国通过了一项电信法案以鼓励新的电信设备制造商进入市场。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大型电信设备制造商(如朗讯、贝尔实验室等)在财务上被大大削弱了,美国的电信设备市场也由此走向了碎片化。

“自电信法案1996年出台以后,多家公司进入电信设备市场。为了让他们能够运转起来,无论他们买什么,我们都会提供资金,直到他们最终成熟起来并偿还那些资金,不过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电信行业分析师、朗讯公司前总监汤姆·劳里亚(Tom Lauria)说。

另一些业内人士指出,1996年法案给美国各家公司发展并应用自己的技术标准开了口子。而在欧洲,所有电信运营商都采用统一的GSM通信标准。GSM标准在后来的移动通信时代成为了全球标准。

与此同时,为了提高盈利能力,像朗讯这样的公司也在谋求进入正在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这为中国最终取得主导地位播下了种子。“当我们要把设备卖给中国人的时候,他们会提出在中国当地生产而且还希望我们把技术转移给中方合作伙伴。我们迫切需要利润实现增长,这意味着我们不得不按他们的游戏规则去做”,汤姆·劳里亚说。

最终,朗讯于2006年被法国的阿尔卡特收购成立了阿尔卡特-朗讯公司;诺基亚西门子网络公司则于2011年收购了摩托罗拉的网络设备业务;2015年,诺基亚西门子网络公司又收购了2006年成立的阿尔卡特-朗讯公司。

直到最近,被一些业内人士视为失败商业案例的美国电信行业变局的影响还没有扩散到政治层面。然而随着5G时代的到来,特朗普政府的很多官员都很担心美国将进一步落后。一些人提出了不太现实的解决方案,比如让美国政府牵头研发和搭建自己的5G网络。“要想在美国建设5G网络,你得先到国防部走一趟”,共和党籍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最近在华盛顿的一场会议上说道。

而另一些人则敦促特朗普总统应接受全世界大部分5G设备将在美国以外生产的现实,他们认为应该迫使盟国采购欧洲的电信设备而不是价格更加低廉的中国设备。“将现有华为设备全部替换为其他设备的成本是极其高昂的,其实魔鬼已经从瓶子里面出来了”,罗伯特·梅耶尔说。

下面是《金融时报》读者在文章后的留言,观察者网选取部分翻译如下,仅供参考:

Mozart回复Juan:形成一个供应商网络是需要时间的,这包括招聘合适的员工以及建设工厂,中国已经具备所有这些条件了。像Verizon这样的美国移动通信运营商都是自己出钱建设所需要的光缆、基站、铁塔等网络基础设施的,在那些缺乏耐心的股东的压力下,他们必须努力降低成本并提高利润。另外就是时间上的压力。Verizon等运营商不可能为了等美国的设备制造商追上来空耗几年时间,他们必须现在就建设5G网络,否则就会落在竞争对手后面,而竞争对手们身上的压力也都很大,大家每个季度都必须拿出漂亮的利润数字。就像文章提到的,西方公司过去曾经为了一时的利润增长把技术交了出去,如今要追上已经很难了。

Swamiji回复Herodotus:您的看法非常有见地,任何一个对2010年之前美国电信行业比较了解的人都会同意您的观点。当时美国电信运营商的那些能力不足、收入颇丰的高管们都很渴望为华尔街寻找垄断性的电信技术战略,比如Sprint和Clearwire公司的WiMAX技术标准,比如Nextel公司的iDen系统,结果数十亿美元都打了水漂。我认为这就是导致朗讯公司营收减少(GSM和LTE网络建设遭拖延也令其雪上加霜)寻求退出最后被卖给阿尔卡特的原因。

MrJOD回复Herodotus:非常有见地的评论。美国当时的做法是让不同的通信技术标准互相竞争,而欧盟的做法是先统一技术标准,然后让不同的设备供应商在同一技术标准下进行竞争。美国那样做的问题在于,美国各家公司花了数百万美元去发展自己的技术标准,最后大家为了做同样一件事所走的路径其实区别不大。简单地说,最后还是统一标准的做法赢了。华为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高通也意识到了,虽然高通公司并不提供通信网络设备,不过这家公司的确是美国在无线网络领域里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

NewB回复RiskAdjustedReturn:在我看来,思科和文中提到的公司生产的网络设备完全不同。思科生产供因特网使用的交换机和路由器,而诺基亚、爱立信和华为是全世界仅有的三家能生产供手机网络使用的通信基站设备的公司。

“可是如果中国人的技术是从我们这里偷走的,为什么我们没有同样水平的技术呢?”

Top Cat回复Krish:我敢向你保证,华为可不像西方公司那么傻,脑子里只有利润增长,华为绝对会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NewcastlePaddy回复Kilgore.Trout:的确,不过我觉得这局游戏的本质其实已经发生了变化。供5G设备使用的先进微电子技术的研发成本是沿着阶梯函数曲线G设备并不是一种简单的零部件组装。换句话说,这就像苹果或索尼开了一家体验店,店里的员工可以近距离接触那些产品,可是他们完全无法获取那些产品里的技术。

naob回复Kilgore.Trout:是啊,然而还有专利权的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你就能抄袭所有你想要的技术。我们一直说“中国偷窃技术”,可从没有人提到我们也可以那样做。

LucasR回复Kilgore.Trout:等我们得到了中国的5G技术,他们应该已经搞出6G甚至7G了吧。

HL回复Burtonshaw:中国曾接受来自外国的技术转移,可美国不愿意那么做,因为美国人的内心还有优越感,美国人还没有为失败做好准备。

ukexpat回复Burtonshaw:并非如此。我曾听英特尔公司董事会主席在一场演讲中解释过这个问题。英国读者会觉得他的这番解释也适用于英国的情况。这位主席说,在投产最新一代芯片时,必须增加生产能力。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生产设备都是美国产品,无论工厂设在哪里,采购这些生产设备的价格都差不多。当你在美国建设这样一座工厂时,环评就要耗掉三年时间,而且还可能遇到要求停止建厂或转移到其他地方建厂的诉讼。可是当你在中国建厂时,几个月就能搞定,没有任何法律上的麻烦或支出。英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遇到了同样的问题,HS2高铁项目、发电厂项目等等……其实美国的“邻避症候群”与此类似。这个问题导致很多美国产业被转移到了中国,而且因为这个原因那些产业还会继续留在中国。

Poorbuthappy:根据我对朗讯的了解,这家公司里到处都是胆小如鼠的公务员一样的人,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熬到顺利退休然后就可以每月领退休金了,他们都很怕做决策,都很怕冒风险。

tdal1moe回复Diogenes the Realist:你真是说到点子上了。当美国把精力都放在金融工程上的时候,中国等国家却在研究真正意义上的工程技术。若要想继续参与国际竞争,美国就必须寻回自己的初心。在1982年之前,回购股票被认为是一种操纵股价的行为,是非法的。如果我们要回到原来的道路上去,可以先从禁止回购股票开始。